菜鳥集運香港電話
湖南要聞
湘西時政
全民記者
辣味湘西
湘西好人
發展論壇
漫畫湘西
您所在的位置: 菜鳥集運香港電話 > 菜鳥集運香港電話 > 社會新聞 > 於卓理 | 那一年,我與父親同入黨
於卓理 | 那一年,我與父親同入黨
//www.xxnet.com.cn 時間:2021-07-08 10:33:37 湘西網 我有話要説

  於卓理

  那是在部隊服役的第二年,那是我和父親此生永遠銘記的2006年。

  1

  2004年8月的一個傍晚,正在值班的我接到緊急通知:準備通信器材,與支隊應急分隊一起開赴瀘溪縣浦市鎮,執行抗洪搶險任務。行進途中得知:受連日降雨影響,沅江水域暴漲,多地水位超出警戒線,瀘溪縣浦市鎮沿河堤壩上出現多處管湧,當地居民的生產生活受到威脅。

  在大雨中行進3個多小時後,我們到達目的地,並立即展開抗洪搶險,裝沙袋、堵管湧……燈火閃爍的堤壩上,風雨聲、洪水聲與戰士們的口號聲連成一片,氣氛緊張而忙碌。

  我的任務是開設前方指揮所,與基本指揮所建立聯絡。通過現場勘察,前方指揮所選定在一位老鄉家裏。當我們説明來意後,老鄉格外高興,把原本要搬出去的家當又搬了回來,並幫我們架設裝備。他邊忙邊説:“要知道你們來得這麼快,我什麼都不往外搬了。”“您還是把值錢的家當搬走吧,要不一會兒被洪水沖走了,損失可就大了。”我不解地回答他。老鄉説:“不要緊,你們總會有辦法的。我家住的低,往年遇上洪水時,只要有政府的幹部、黨員,或是你們這些當兵的來,我們就放心了。你們總會有辦法的。”老鄉説這話時,我發現他緊蹙的眉毛展開了。隨後,他指着一張掛有蚊帳的木牀對我説:“看這情景,你們今晚肯定是走不成了。我和老伴去女兒家住,你們可以睡我們的牀。牀單、被套都是乾淨的。”老鄉這麼説,真是沒把我們當外人,因為當時我們渾身上下都是水漉漉、髒兮兮的。

  裝填沙袋、修築子堤,經過部隊官兵近四個小時的搶、堵,險情被成功控制。到第三天,雨勢漸小,洪水漸退,部隊也分批次有序撤退。跟老鄉告別時,他有些不捨,送了麪包和水讓我們路上吃。這是我入伍以來第一次與地方老鄉直接接觸,這種樸素的感情和難得的信任令我感動。

  2

  正是老鄉的話,堅定了我入黨的決心。

  回部隊後,我就遞交了入黨申請書,但左等右等最後沒有音信。第二年,我又寫,還是沒有下文。但是,我沒氣餒,繼續寫,並知道這是組織在考驗我。就這樣,我曾先後三次向組織遞交入黨申請書。

  為了爭取早日成為一名共產黨員,我開始跟自己較勁。生活中,我嚴格要求自己,髒活累活搶着幹,做遵章守紀的標兵;工作學習中,我克服底子薄,基礎淺的困難,拼盡全力學習業務,努力提升技能,爭做獨當一面的技術尖兵。漸漸地,領導和戰友們向我投來了讚許的目光。

  那段時間,父親也時常寫信鼓勵我:“把業務學精,把本職工作幹好,做出成績; 跟領導、戰友們搞好團結; 黨組織的活動要積極參加,好好表現,以實際行動接受組織的考驗。”

  2006年5月的一天中午,我正悶着頭在食堂吃飯,中隊指導員走到身邊,對我説:“小於,吃完飯到隊部來一下,有好事!”

  果真是好事。原來,中隊黨支部 吸收我成為一名預備黨員,我心動不已,手裏捧着《入黨志願書》等幾份需要填寫的資料既緊張又興奮。在順利完成考察、培訓、考核等程序後,面對莊嚴的黨旗,我舉起右手,大聲地宣誓:“我志願加入中國共產黨,擁護黨的綱領,遵守黨的章程,履行黨員義務……”

  想到父親家信中的殷切囑託,當天我就迫不及待地向家人報喜。

  3

  聽到我入黨的消息後,家人欣喜萬分。巧合的是,父親也在那一年入了黨,我們父子倆同時成為共產黨員。

  入黨是父親30多年前就有的心願。父親曾在鄉里當過代課教師,在縣民政局工作過,曾多次寫過入黨申請書,但都沒能如願。我親眼看到過壓在箱底的一份發黃了的入黨申請書,那就是父親親筆寫下的。在我們的家族裏,爺爺是黨員,還是建國初期的大隊幹部,什麼大鍊鋼鐵、大生產等運動都趕上了,但凡是組織要求的,他樣樣帶頭,樣樣爭先;奶奶是黨員,而且入黨時間較早,據説她還用裝飯菜的籃子給紅軍送過信,一雙小腳走起路來一般人還趕不上呢; 二伯是黨員,當過會計,把村裏的賬目管理得井井有條;叔叔是黨員,也是村裏的醫生,從當赤腳醫生幹起,村民有病有痛的,無論黑頭早晚,他隨叫隨到。他們每個人都是我學習的榜樣。

  我曾問過父親,對於一個農民來説,為什麼在知天命之年還在積極申請入黨。父親沉思一陣,説:“我們那代人吃了多少苦,你不知道,我們對共產黨的感情比山高比海深。”

  父親生於1954年,那時正值國家困難時期,温飽尚未完全解決,吃不飽、穿不好、生活艱辛是他常給我們唸叨的,他也教育我們一定要勤儉節約、愛惜糧食。不過父親説他也是幸運的。彼時,土地改革已近尾聲,農民翻身做了主人,家家户户有了屬於自家的土地,人們不再為吃飽肚子而發愁了,家裏還有了餘糧,腰桿硬了。隨後,國家建設第一個“五年規劃”啓動,日子也越來越有奔頭。後來,改革的春風吹進大山,村裏日新月異,鋪了水泥路,沿路裝了路燈,家家户户通了自來水。在家裏種地的,用上了新型的化肥,產量逐年提高; 外出打工的,不僅錢包鼓了,還見了世面。人們的生活有了質的飛躍。

  父親在黃土地裏摸爬滾打了大半輩子,但是,他從沒放鬆學習和改造。讀書看報、看新聞聯播,已經成為他的習慣,村裏的事他都積極參與,出板報、填報表格,抗洪水、滅山火,參與人口普查……用他的話講就是:“事情不論大小,最好能做到身不閒,過上了好日子,要感念黨恩,思想上要不斷進步,不斷向組織靠攏。”

  時間改變了父親的容顏,但沒有改變他入黨的初心與決心。2006年,父親得圓夙願。那一年,父親54歲,而我22歲。

  父親是一個平凡的農民,沒有驚天動地的事蹟,也從不喊轟轟烈烈的口號,但他對黨的那份熱愛是深沉的。今年五一,爸媽到湘西來看望我們,我跟他講了十八洞村脱貧致富的故事後,父親就想到實地去走走看看。看到水光瀲灩的水田、鬱鬱葱葱的山林、裊裊炊煙中的村落,竟猶如在世外桃源一般,特別是那修進山溝裏的寬敞的瀝青路,以及修整一新的民舍後,他被強烈震撼了。他忍不住稱讚:“沒想到這麼偏僻的一個村子,幾年時間發展這麼好,還有工廠、銀行,連公共廁所都這麼幹淨。你看,黨承諾人們脱貧致富不是説説就算了的,這變化,真不簡單啊!”平時不愛照相的父親,還特意在“精準扶貧”石刻前,讓我給他拍了張照片。

  4

  在後來的軍旅歲月裏,我嚴格按照黨員的標準要求自己,刻苦鑽研業務,不斷取得新成績,先後榮立三等功兩次,還獲得全軍士官優秀人才獎三等獎。

  如今,我已經脱下軍裝多年,轉業到地方工作,在黨的教育培養下不斷成長着。我慶幸生在這個偉大的時代,感恩黨的關懷,正如當下被刷屏的歌曲《萬疆》中所唱:“紅日升在東方,其大道滿霞光。我何其幸生於你懷,承一脈血流淌……”

  今年7月,中國共產黨迎來了100歲生日,我再次重温入黨誓詞,再次體會到了15年前入黨宣誓時的那種心動。同時,我在內心更加堅定永遠跟黨走的信念,決心一生用實際行動去踐行入黨的錚錚誓言。

湖南中湘吉律師事務所
(稿源:湘西網-團結報)
(作者:於卓理)
(編輯:孫瑩)
版權聲明:
  凡本網註明“來源:湘西網”的所有作品,均為本網合法擁有版權或有權使用的作品,未經本網授權不得轉載、摘編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。已經本網授權使用作品的,應在授權範圍內使用,並註明“來源:湘西網”。違反上述聲明者,本網將追究其相關法律責任。
  凡本網註明“來源:XXX(非湘西網)”的作品,均轉載自其它媒體,轉載目的在於傳遞更多信息,並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。如因作品內容、版權和其它問題需要同本網聯繫的,請在相關作品刊發之日起30日內進行。

全民記者

百姓故事